昨天剛看完去年日本當紅的『神探伽利略』。
說實話,個人覺得日本的戲劇製作「真神」! 
這部由東野圭吾的短篇小說改編而成的戲劇,
描寫一位大學的天才物理系準教授,用他專業的學理知識加上超強的邏輯推理能力,
協助警方偵破許多大案件。
要說神,或許該說原著作者就很厲害。既然描寫物理系天才辦案,當然免不了要用到許多物理化學的實際科學知識或器具器材的使用,日本的推理小說作家的考究功夫向來令人佩服,所有的學理知識與器材都是有憑有據,絕非憑空杜撰。但是,製作本劇的日本富士電視台更神,就連劇中男主角湯川教授在想出解題的方法的時候,當場寫出來的所有物理或化學的方程式,竟然全部都是專家學者實際提供而且證明可行相關的方程式,無一虛構、絕不打馬虎!
 
其實,每一集都有這樣的橋段出現,但是鏡頭都是不斷的跳鏡位或是360度旋轉,觀眾其實根本沒什麼機會仔細看清楚這些方程式的真假或細節,但是製作單位依然要求男主角福山雅治要將每一集出現的這些方程式確實記熟,而且在演出的時候不能用替身,要親自下場就地將這些方程式寫出來,就連書寫的節奏動作,都要像是真的物理天才在想通程式邏輯順序時候的快速順暢,如江河滔滔之不絕,一下筆就要一氣喝成。
 
我不認為有多少觀眾真的看得懂,或是在乎這些方程式的真假,事實上,純就戲劇演出的推論來說,每一集刻意以這樣的橋段來突顯男主角的物理天才背景,有些時候反而顯得稍嫌做作,畢竟有些推理的癥結關鍵不在於理化的理論,而在於現場環境或是涉案人的心機。但是,製作單位對於這樣的橋段設計卻是相當的要求跟用心。
 
事實上,在台灣開始看日劇這十多年來,筆者看過不下百齣日劇,諸如國人熟悉的『將太的壽司』、『美酒貴公子』、『白色巨塔』,甚至連卡通動畫如『頭文字D』、『第一神拳』、『島耕作』系列漫畫,所有日製的戲劇或卡通,無論是否有小說或漫畫的原著,只要涉及專業領域,原著作者或改編製作單位,一定會針對人、事、物、環境,做最充分的考究,務求盡量達到真實。
 
或者有人想問,搞這麼逼真有必要嗎?
試想,我們都不可能親身去體驗或了解別的行業或專業領域,學校也未必都會敎,那麼大家對這些行業的認知如何建立呢?筆者身處廣告界,以前常鬧笑話,有些長輩或鄉親一聽我做廣告,就以為我是在畫大樓廣告看板的美術工人。這幾十年來,試問,台灣的戲劇那麼常用到廣告人的角色,又對廣告人的角色跟工作屬性作過什麼樣的正確描述呢?
日本電視工作者對於事實考究的認真,其意義並不只是讓大眾認識一個行業的真面貌,更重要的是,讓大家體會到每個行業的核心價值跟可貴之處。你看『將太的壽司』,你會體會到壽司料理人的專業跟驕傲,你看『美酒貴公子』,你會領略到原來每一種白、紅酒、香檳,甚至連香檳杯,都有其深厚的歷史意義跟人生哲理,你看『正義必勝』,你會看到律師的專業、壓力跟信念,並不只是為權貴富商服務的訟棍才叫律師。你看電視冠軍的每一項專業職能達人的競賽,你會發現,即使沒有高學歷,這些投注一生精力鑽研其專業技能的達人,都有其令人敬佩的成就跟魅力。所以,對許多人來說,他們可以透過電視的戲劇或綜藝節目體會到,學歷不是實現人生夢想的唯一途徑,還有很多專業技能值得學習、值得追求,而且各行各業術業有專攻,都是社會需要的角色。
 
台灣的教改推動者,總是喊著教育要改革,殊不知,教育的癥結,在於每個人的價值觀過度窄化跟扭曲,依舊停留在唯有讀書高的舊世代觀念,就算把所有技職學校全都升格為學院又如何? 學生家長跟學生對於專業職能的工作,一不了解、二沒興趣、三怕餓死、四怕丟臉,全台灣依舊把技職能學院科系當成次等選擇,大家就依然會往升學的窄門擠。
 
以芬蘭的教育宗旨為例,簡言之「沒有一個人是多餘的」。從小就每個學童去認識每一種行業的專長技能,以及對於社會的貢獻價值,讓每個人很早就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該做什麼,不必隨波逐流,也不會讓某些職業工作成為被時代、被社會遺忘的犧牲品。這才是真正貫徹實施多元價值教育的現代社會。
 
所以,看日本跟芬蘭的例子,我們回頭看台灣的學校教育跟社會教育。學校教育成績評鑑,還是以英數理化為成績最重要指標。從小到大,模範生多半不會是一個美術或體育的佼佼者。你問一個中小學,甚至是高中、大學生,金屬鈑件車床工是幹嘛的? 他多半答不出來,就算稍有概念,也覺得那不是太「稱頭」的職業工作。
 
回到社會教育的主流媒體工具~電視,那就更糟了! 電視劇裡的人,好像幾乎大多數都是不用上班工作,整天吃喝玩樂、談情說愛、爭強鬥狠就有飯吃、有車開。就算有談到特定行業,也是點到為止或是扭曲事實,從來不會讓觀眾認識到一個行業的專業內容,更別談看完會嚮往,會立志要從事那個行業。別忘了,台灣的戲劇一播就是三四十集上百集,演一堆還是皮毛都沒摸到,人家日劇才十到十一、二集,就能讓人領略到一個行業的大致輪廓,甚至讓人覺得崇拜呢!
 
美國把一些沒營養的、沒內容的說說鬧鬧戲劇叫做肥皂劇(我沒記錯的話)。要這樣看,台灣一大半的戲劇或其他節目,大概連肥皂泡的資格都沒有!
 
曾經跟一些電視圈的朋友聊過,大家都說,台灣的市場太小,所以養不起太高製作成本的戲劇,偏偏頻道又多,節目需求量又大,所以製作節目的資源又被分散的更少。台灣頻道太多固然是政府政策上的錯誤,導致一些不營養的頻道濫竽充數,但是說實話,有很多國外具有教育或啟發性的優良電視節目,其精髓未必在於大型道具或器材,反而是對話或素材的考究,這種東西,需要是的時間跟追根究底的精神,不能說不花錢,但是錢並非真正關鍵因素。當年的機智問答節目『大家一起來』不知讓大家多學了多少知識跟常識,不就是很好的例子?日本的電視冠軍,台灣不能做嗎? 現在有網路的方便性,許多蘊藏在台灣在地的人事物奇聞百科美食美景,隨便上網一PO,就有一堆的回應,要考究戲劇或是綜藝節目的內容,真有這麼難嗎?
 
筆者老家經營腳踏車生意,最近老家要把一些舊車的零件出清,舍弟上網一說,立刻就有許多老車的玩家收藏者興沖沖的跑來挖寶呢!
 
說穿了,就跟台灣很多的生意人一樣,節目製作單位都想搶近利、賺暴利。雖說市場不景氣,頻道分散觀眾,造成收視率下降,客層少、廣告收入降低,連帶讓製作費用降低。但是頻道業者跟製作單位,都是工具的擁有者,今天台灣的觀眾之所以會看這麼多爛頻道的濫節目,不是公民投票的結果,不是政府推動的大方向,是所有電視工作者,尤其是經營者惡質競爭的惡性循環。一個財團一個頻道都做不好,還要開五個頻道,一個節目都做不好,還要把資源分散到十個節目,讓觀眾看多了沒營養的節目,看到麻痺了不得不將就著看,再回頭說,台灣人就愛看這些爛節目。試問,台灣人真的這麼不挑嗎? 在看過這麼多製作精良的美國或日本節目之後,身為一個電視人,還能抬頭挺胸的對別人說,我是搞電視的嗎?
 
『超級星光大道』,創造了一種現象跟新的價值觀,那就是,只要你敢唱,就有機會一夕成名、一步登天。請注意,是「敢」唱,不是「會」唱。台灣,其實是全球華人唱片業的龍頭,最優秀的詞曲創作跟演唱者,不管出身何地,只要是唱華文,一定都要在台灣市場獲得認同,才能向外拓展,我想,到目前為止,這仍然是被肯定的事實吧? 但這樣的地位真的有對應到現在的歌唱選秀比賽的評鑑水準嗎?
 
某位名主持人去大陸當過選秀比賽的評審之後,就感嘆的說,大陸十幾億人口,千挑萬選出來,你說唱功沒到一定水準,能上電視比賽嗎?台灣沒有這麼大的人口基數,但是製作單位的標準不能拉高嗎?為了讓節目能繼續抓住星光迷們,初選不嚴選,上台比賽前還要事先交代,輸了能哭就哭搏收視,就連那些創造出無數流行經典的評審老師們都說過,許多「星光」們,只能唱一種類型的歌曲,根本比不上許多唱將的功力。雖說他們畢竟不是專業歌手,但畢竟「摩西」為他們劃開紅海,指引出一條星光大道可以直通名利雙收的彼岸,難道不應該給他們多點實質的要求跟試煉嗎?沒有經過焠煉的他們,上了岸,還有實力登上巔峰嗎?
 
遑論有多少星光粉絲們,不管你刻意謊報年齡N次、偽造文書,或是私生活再不檢點,只要能在星光裡露臉奪標,就是完人、就是寵兒,誠如主持人說的,誰沒說謊過啊? 謊報個年齡,有這麼嚴重嗎? 確實,一夕摘星,十年寒窗苦唱一朝天下聞,千萬名利隨即加身,誰還在乎你幾歲啊?重點是,現在究竟有多少年輕人,甚至家長都覺得只要敢唱、能唱,書都不用念了,不必再學習成長了,是非都不重要了,只要上台有個冠冕堂皇值得一哭的爆點,就是加分題了! 這就是選秀比賽想傳達的價值觀跟初衷嗎? 我想應該不是! 只是大勢如此,民意潮流如此,製作單位還有撥亂反正的勇氣嗎? 網路曾經創造多少想一步登天的夢想泡沫,選秀又有何異?
 
台灣的電視節目其實已經有不少都在全球各華人城市社區播放,說真的,當一些粗製濫造的戲劇或綜藝談話節目播放出去,難道台灣人都不擔心國外的華人如何看待台灣觀眾的素質水準?其實也不用想太多,光是我們自己在地的台灣觀眾,尤其是年輕的下一代就夠我們擔心的了。當電視上的某些閩南語戲劇節目,不斷的演出陰謀鬥爭暴力的劇情畫面,身為家長的,難道不擔心年輕人都以為講閩南語的族群,就都是那樣的嘴臉輪廓嗎? 我們的台語教育就是用這種方式教育嗎?
 
講這麼多,我不是電視工作者,我能怎樣?
 
我至少可以拒看濫竽充數的電視節目吧! 你也可以! 如果立法委員可以被立法減半的話,希望我們也可以用收視行為,讓一些頻道跟節目從我們眼前消失,把資源留給用心的頻道跟節目製作單位吧!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