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了近三週沒動筆,一來忙翻了,二來對於帶兵打仗的我,對於這個社會、國家的領導者,有太多的無力跟疑惑,必需靜下心來思考,自己究竟能否成為瑜亮? 或者只是一個徒負眾望的顢頇劣馬。

前陣子看了電影赤壁上集,其中一個片段讓我深思許久。話說周瑜統領東吳軍隊,正在教場練兵,一名老翁帶著孫子前來求情,說他家的水牛在周瑜旗下甘興將軍的軍營旁邊水田被偷了。此時,魯肅正帶著孔明前來探視周瑜練兵,便趨前直言,偷牛者鞋褲必定被水田泥濘浸濕,只要全軍檢視鞋褲就能找出盜牛者。

甘興部隊本來就是草莽之徒收服而組成,有偷盜行為並不意外,如今百姓告狀,甘興跟所有士兵都覺得被懷疑指控倍感屈辱,大傢伙嚷嚷著要揪出害群之馬依軍法處斬以正視聽。

卻見身為統帥的周瑜,不疾不徐,號令全軍跑到前方繞過一株大樹再跑回原位集合,結果大樹旁正好有個泥巴水坑,如此一來,全軍每個士兵鞋褲全都髒成一個樣子,再也看不出誰是盜牛者。

大家回到原位集合,周瑜心平氣和的對魯肅說,軍隊早已缺糧,所以會有士兵偷牛。說著,甘興找到被偷的牛還給老翁,並向老翁下跪謝罪,全軍數百人也跟著下跪,老翁既感動又驚恐,連一旁的魯肅、孔明,也對周瑜的帶兵才智及氣量大為折服。

試想,依魯肅所言,要抓出盜牛者輕而易舉,但若是直接要士兵們彼此懷疑抓出同袍之中的偷牛者,必定大挫同袍之間的信任與向心力。但周瑜的處理,讓所有人知道,一個人犯錯,就是所有人承擔,任何人不顧同袍安危自私犯險必將連累大家。反觀,只顧自己戰功,不顧同袍道義獨善其身,也無法成為一個擁有最強戰力的團隊。

如此一來,一個原本是危機的考驗,反而讓全軍士氣大振同仇敵愾,大家再也不分彼此、生死與共。

擔任主管十幾年來,旗下部屬難免能力高低有別,做事信念不同,往往表現差的老是抬不起頭或是自暴自棄,能力好的,也未必會去協助能力差的,甚至鄙視排擠,讓整個團隊變得貌合神離、戰力打折。

其實自己也是個過度認真,見不得別人摸魚打混的直腸子,多年來雖然未必當面直言批評能力不足或態度不佳的同事,但劍及履及、一絲不苟的行事風格,早已讓許多慢半拍或者還在迷惘工作方向的同事,不寒而慄、倍感壓力。雖然這些年來,隨著資歷職位的增長,對於資淺或能力不足的人,也越來越能體諒並給予協助,了解人本來就有智愚之分,對工作的期待投入也各有不同,不能都以自身的標準去論斷別人,但還是難免流露出不耐或不滿的神情或言行吧。

直到看到周瑜練兵這段歷史典故,我才恍然深悟,一個真正的將才,不能只是會帶領本來就能戰的士兵,更要用心、用智慧,讓不善戰的士兵也打從心裡武裝起來擁有榮譽感,還要讓不同能力、屬性的人才彼此認同、互相體諒,才能成就一個全面武裝、全心團結的軍隊。

一個真正的領導者,如我之前文章所言,不僅不需要班底,更正確的說,只要信念所至、方法得當,任何人才、庸才,皆能為他所用,而且互補長短、禍福榮辱與共。這,才叫團隊。就像籃球隊裡,能助攻搶籃板的人,跟能射籃的人一樣都是不可缺的人才。自視能力強過隊友,就獨斷獨行的人,永遠只是個人。再強的人總有扛不下來、想不出來的時候,不能善用隊友資源,不願意犧牲小我去support團隊的人,不是將才,只是個莽夫。

三國之中,幾乎每個大人物都是能文能武,飽讀詩書。想來,自古至今,任何人除了專業能力之外,懂得修心養賢德的人,才是真正的能人名士。想當滔滔江河? 或是修大肚能融的胸襟,當個能納百川的大海? 我又上了一課。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