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電影電視裡頭,男生激動的抓住女生的雙臂,兩眼直視女生的雙眼,女生一臉驚恐的,(或是害羞的)撇開頭去,不敢正視男生火熱的視線,男生雙手激動的發抖,女生還嘟囔著『你抓得我好痛喔!』接下來 ,就是輔導級了...。

大四畢業前夕,班上舉辦最後一次全班的「燒酒會」,大家喝得盡興,歡笑淚水一整個晚上,最後紛紛倒地。向來自制的我,那晚也是倒地的一坨爛泥,沒醉的兩個男同學,七手八腳的,一人一邊用力的從我腋下把我硬抓起來,當下痛得我大叫『輕一點啦!痛死了!』

怪了,打得火熱的男女,兩肋插刀扶爛泥的哥兒們,怎麼看都沒有惡意,甚至是濃情密意、義薄雲天咧,那為什麼都要抓得這麼緊,讓對方痛呢?

常常碰到剛認識的客戶,或是別人介紹的朋友,禮貌性的握手表達善意。但就只是短暫的一握,shake一下,握的力道輕重、時間長短,其實就能感覺到對方是誠意認識,或是逢場作戲。通常握的比較用力一點,加上直視的眼神、笑容,就代表對方是來真的,不是敷衍。

這樣的道理,大家應該多少都聽過吧! 但是,能舉一反三、真心體會的人可能不多。

大學剛畢業的時候,一個好兄弟哥兒們因為沒能順利畢業,加上經濟因素,去了酒店當少爺。糜爛的夜生活,讓他往日談笑風生的丰采不再,幾個兄弟都很為他擔心。

我當時也才剛上班,一個月一萬五,要繳房租、還要生活,可是實在看不下去兄弟這樣繼續下去,就逼著他辭職,搬來跟我同住擠一個小房間。吃住算我的之外,每天逼他翻報紙找工作。看他萎靡不振菸酒不離手,我會氣得痛罵他。後來,他總算找到一份專業的工作了,在工作中重拾專業自信,之後也回學校把學分修滿順利畢業,後來成為一個知名的專業精英。

時隔多年,兄弟有次酒後跟我吐真言,他說,當年跟我住,其實壓力很大。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還要被我逼著找工作、被我罵。有時候實在很恨我,幹嘛要多管閒事。可是事後想想,要是我當時沒那麼用力的緊抓住已經快掉落谷底的他,沒有比他更用力的緊握不放手,沒有激起他的求生向上意志,後果難以想像,恐怕早就淪為廢人。

我紅著眼眶告訴他,其實當年我也很痛苦。因為知道兄弟不是廢物,是個有才能的人,所以不能袖手旁觀。但明知會傷到他自尊心,還要讓他寄我籬下,被我鞭策責罵,我還是狠心的給他壓力。每天都在可能失去這個兄弟,又害怕一旦放手,兄弟真的變得無藥可救的矛盾中掙扎。

其實,握緊你手的人,不但要比你用力,甚至比你痛苦。

如果被救的人還有求生意志,其實施救的人是很容易被慌亂的被救者抓傷的。但如果被救的人根本沒有求生意志,甚至排斥被救,那麼施救的人就要花更多的力氣,甚至冒著被連累的風險。

我們一生到底有多少勇氣或是能力去握緊多少人的手,給予溫暖跟協助? 又能多堅強的去面對那些不願意被我們握緊的疏離、冷漠、自暴自棄? 而當別人握緊我們的手的時候,我們真的懂得珍惜、懂得把握嗎?

每當自己握緊的手,覺得疲累、痛苦,覺得不值得的時候,我常常想起那晚兄弟講的那番話。

我想,是兄弟,再辛苦都要緊緊握住。
不是兄弟,就放手吧! 不是每個人都值得我牢牢握住。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鹿皮
  • 不管是抓住或被抓住,在多年後依然能誠懇面對彼此的,都很幸福說!
  • 抓不到背的老爺
  •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抓住。如果能抓得真誠,抓得無愧無悔,那麼抓與被抓,其實都是幸福的,也是值得驕傲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