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到新公司,立刻面臨新挑戰。公司重要客戶無法再忍受長期以來對服務內容及部分人員的不滿,竟然在我到職前五天,宣布終止長達十餘年的合作關係。原本急著找我來挽救的客戶,就這麼掉了! 讓我連幫公司翻身的機會都沒有。結果我的救火團隊,立刻變成要開疆闢土搶新客戶的比稿特攻隊,同時間要接下幾個比稿,每天平均要開四到七個會,忙得快沒時間寫文章。



比稿對我這種廣告老兵來說,並不陌生,但讓我詫異的是,配合比稿作業的兩組公司業務同仁,對於我的作業效率及配合度之高,顯得難以置信。

我以為比稿就是要在幾週的短時間內,對於客戶BRIEF的議題,從市場、策略、創意、媒體、PR、EVENT、IMC整體行銷作戰計畫,要提出全盤的完整企劃。這種滿漢全席,平常要不是對這個品類、品牌、消費市場、競爭環境有充足經驗或準備的話,做出來的提案,很容易空洞鬆散,徒具形式、缺乏見解。再者,還要考慮比稿的競爭狀態,揣測比稿競爭對手可能的作戰方式,想出防堵或是超越對手的提案內容及提案手法,讓客戶既驚艷又信服。如此複雜又高難度的比稿作業,高效率的團隊溝通配合及作業效率,不是基本條件嗎?

其實說我詫異,也是口是心非啦! 因為,這幾年來,周遊列國,確實已經碰過多家公司的業務同仁告訴我,現在像我這樣會積極投入工作、主動跟夥伴溝通,作業效率高、常常反過來追著業務開會,甚至主動要求業務來過創意內容的創意總監,已經快絕種了。幾乎多數的創意都不太樂意跟業務溝通、協調工作內容或進度,甚至對客戶不是消極敷衍就是傲慢以對。所以客戶會不滿,並不是沒有原因。

大環境不景氣,客戶越來越挑剔,標準更加嚴苛,當然不難理解。但這是否就代表客戶對廣告公司一定會不尊重,對創意的接受度會更低呢? 我相信對於那些對廣告工作已經疲乏,上班只是為了對公司、對客戶交代的人,確實會這樣想,因為事實確實如此。只想做60分的表現,客戶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又怎麼會對你尊重,怎麼會不找你麻煩、不給你臉色呢?

跟剛離職的前公司大客戶私下吃飯,客戶也說,我是他們近年來少見的特例。敢突破公司長久創意窠臼去想不一樣的創意,敢面對業務的擔心質疑,敢去跟客戶提案,能夠清楚表達出創新的提案對於客戶的價值跟意義,而且,即使提案未過,也面不改色,不會硬拗。下次提案,依然不斷有新東西讓客戶耳目一新,不厭其煩的經營客戶的信賴跟肯定,以及期待新東西的癮頭。

很多人問我,為何離開穩定的大公司,選擇去低潮的小公司。我說,我不習慣太安逸。因為,我怕對自己太仁慈,會讓自己失去危機意識,失去競爭力,失去進步的動力。所以景氣動盪,大家都找可以養老的工作環境,唯獨我這怪咖,卻專找有問題、有危機的環境,去面對更大的壓力,為的是磨練、展現自己的能力跟價值。

一個人自省、自勵容易,一個團隊可能就難了。幾年來,我所離開的公司,幾乎下場都不是太好。問題不是我的離開有多關鍵,而是我離開通常是因為看破公司經營階層對危機的漠視,對於問題人、事的駝鳥心態。當我努力去解決、承擔,卻得不到善意、公平的回應,甚至被誤解是爭權或是排擠,我只好放棄,讓這家公司繼續抱著這些該處理而未處理的人或事走下坡。

這樣的公司,通常有許多讓大家說不出他們到底有啥特定能力才幹,但卻普遍都認定他們是好人的中高階主管,甚至就是老闆本人。他們辛苦的在競爭環境中,維繫一家公司熬過客戶的不滿責難,保護一些產值產能日漸不足,甚至連工作態度都有問題的老員工。然後公司的有限資源被這些人佔用消耗了,士氣也被磨耗了,客戶的信任也逐漸喪失,最後這個已經搶破頭的市場跟機會,就拱手讓給競爭對手了。他們仁慈嗎?

曾有朋友說,我不適合當高階領導者,因為我不擅長玩政治,心機不夠深,臉皮不夠厚。也許吧! 但我至少確定一件事,我絕不會對自己、對自己的團隊太仁慈,因為我知道,仁慈所要付出的代價。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歪
  • 凱哥這一篇看的我心有戚戚焉啊..(Y)
  • 凱書
  • 謝謝歪哥常常光顧我這嚴肅的小村落。呵呵
    德不孤,必有鄰。互相共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