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到中時一篇報導,新任行政院長劉兆玄,談到技術官僚跟政治人的差異。
他說很多政治人連加減乘除都不懂,根本沒資格當一個技術官僚的好文官。
反倒是政治人的那一套,聰明的技術官僚,應該不難上手。
反躬自省,技術專業沒被多少人看好;厚黑逢迎又嫌臉皮薄自命清高。
難怪職場浮沉,黑臉白臉,兩頭不討好。說實話,加減乘除真有那麼難嗎? 手算不行,還有計算機跟電腦呢! 怕是眼睛瞄到了旁門左道,想想,是要長年辛苦的對著一堆報表,還是嘴甜舌滑、察言觀色,找個靠山、廣結善緣輕鬆賺個飽呢? 其實很多政治人物、文官、政務官、事務官或是商界菁英,都是絕頂聰明的人,高學歷加上高普考的過關斬將,可不是虛晃兩招的,哪有連加減乘除都不會的道理,只不過在政界或商界闖蕩,有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的加減乘除那麼單純。很多看似賠本委屈的棋招佈局,其實都是放長線釣大魚,可是蹲下趴下的時機跟對象,可不是一般市井小民的我們能夠輕易瞭解或接受。

眾人說我雄辯口才難遇對手,問題是,這世界不是你有道理就會贏。嘴巴再利,連自己老婆都還說不通咧! 呵呵! 人,本來就不是一個真的講道理的機器人,0與1之外,還有太多的模糊地帶。

要當貪官、當奸佞小人,除了要有貪的智慧、手腕,更重要的,是要有信念。哈哈哈,貪就貪,還講得這麼正經? 孰不知,像我這樣還會用『貪』、『奸佞』的字眼來表達,就表示我的信念不對! 很多真正會貪、懂得貪、貪得多、貪得狠的人,根本就已經被自己完全洗腦了,壓根兒不覺得自己有錯。就因為相信自己有能力貪、有門道可貪,也充分享受貪帶來的利益好處,才能完全無視於自己內心深處的道德感,無視於別人的鄙視批評,理直氣壯、樂此不疲的貪下去,而且還精益求精,務求魔高一丈。

那些勇於當著眾人面前拍馬逢迎,把黑的講成白的人,除了要有過人的臨場機智反應,講出一番讓被拍的人聽了爽,又不覺得過度甜膩的馬屁甜湯之外,那種看不到、聽不到別人笑罵的金鐘罩功夫更是了得。這點是我始終衝不破的任督二脈。

鑽研專業領域的技術知識多年,卻常敗在一些不學無術,只會偷雞拍馬抱大腿的人手上。現在,我是越來越服氣了! 要說事半功倍,這不是血淋淋的實證嗎? 你就算專業贏過他們再多,也不得不承認,他們對於掌握關鍵人物脾胃喜好的精、準、皮、黏,實在讓人嘆為觀止。這種做人的道理,肯定是學校沒敎,要靠自己學的。要不然,這輩子難有出頭的機會囉!


劉:壞文官,我一被子不會用 (摘錄自中時電子報2008/05/22)

行政院長劉兆玄廿一日特別分析「技術官僚」和「政治人」的特質差異。他認為,劉內閣技術官僚的特質,並不會自外於官場政治文化;反而是政治人物若要學會技術官僚的專業,恐怕很困難,畢竟很多人「連加減乘除都不懂」。
承接扁政府的八年施政,劉兆玄坦言,他觀察到文官體系被摧毀的很嚴重,科層文化被破壞殆盡,很多的政務官因顏色而被提拔。「但這些被提拔的人中,很多是壞人,壞人怎能當大官,有些人甚至是我一輩子不可能錄用的。」未來劉內閣必須很快解決這些問題。
清除扁政府留下的人事包袱,是否會被外界解讀為秋後算帳?劉兆玄說,他曾經一再強調,上任後絕對不會清算鬥爭,但這些是解決現有問題,扁政府時代的窟窿如果不解決,「不需要太久,就會變成是我的窟窿。」
選舉政見到底能不能落實為政策?劉兆玄說,他和閣員接觸的第一時間,便要大家把馬蕭政見加上自己的專業理念和判斷,擬出短中長期的行動方案,對於不可行的要說出來,其他的就立刻去做。劉內閣當然要全力實現政見,「但那因為這是馬蕭對民眾的承諾,並不是聖旨。」
但他認為,在可行與不可行之間,不是那麼難解決,真正聰明的人會「化不可行為可行」,但這不是悶著頭硬搞,而是找出解決和處理的方案。屆時行得通的案子,其實和原始動念起心的案子,可能已有若干差異,但只要做得好、行得通,長官還是會認可,而化為政績。
劉內閣技術官僚的特質,是否能深刻體察民情避開僵化,抓個案為通案?劉兆玄自有一套深入的理論。他認為,政治人物要學會技術官僚的專業,恐怕很困難,畢竟很多人連加減乘除都不懂了,「但技術官僚若夠聰明,政治人物那一套,並不難學。」劉兆玄強調聰明的技術官僚要「化不可能為可能」。這個過程是需要 思考的,要把不可行的,加上自己的概念步驟、技術專業調整過來,最後變成可行,屆時便會認為這樣政策,一開始就是可行的。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