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連操了八個月,好不容易可以逃離台北渡個假,一整個禮拜天天穿著短褲拖鞋玩遍半個台灣,很努力的想要快樂,卻發現,逢甲夜市跟墾丁大街上的每個路邊攤老闆,好像都比我快樂。

七月中的台灣,到哪都是熱死人的天氣,即使到了晚上。我抱著朝聖的心情再次來到墾丁大街,即使是週三非假日,依舊人潮洶湧。整條墾丁大街上的每個店家、每個攤販,無論賣的是什麼吃喝玩樂,說實話,每樣東西都把滿街的遊客旅人當成凱子爹跟凱子娘來削,特色未必有,但一定都要有點小貴,反正難得來墾丁這國境之南,要relax、要有渡假的feel,當然要付出點代價囉! 每個來墾丁的外來客大概都是這樣催眠自己吧,所以吃住玩樂無一不貴,但大家還是樂得當火山孝子拼命灑錢。

So,這裡的每個路邊攤,不再像以前大家對路邊攤都是有點人生經歷的人,為了討生活才出來做小生意的刻板印象,許多中年人往往是全家老小一起出來賺,全家分工合作各忙各的。

我還看到一個漆彈射擊的攤位,爸爸帶著兩個漂亮火辣的女兒還有個七八歲的小男童出來作生意,爸爸黝黑粗壯穿著很台,笑容靦腆,兩個女兒乍看濃妝豔抹、火辣熱褲,仔細一瞧還蠻像爸爸的,只不過被金髮濃妝火辣穿著包裝的跟父親很不搭調。我家妻小忙著打靶七零八落,我則忙著看這一老兩妹外加一小弟一家子奇妙的組合,父子兩人都是笑容可掬,兩個女兒卻都是走冷艷幹練風,明明看來都才國高中年紀大小,做生意卻不苟言笑熟練世故的很。對比我家那養尊處優的13歲嫩呆俊帥小少爺,全身上下沒一處發條上緊的驢樣子,好像除了唸書、啥也不會,我心裡有些說不出口的異樣感覺。

還有些攤位,則都是年輕人頭家,他們熱情的招呼客人,也跟一旁的其他年輕攤販頭家聊天,即使大熱天擺攤又幾乎要站一整晚到深夜,從他們臉上卻完全看不出什麼打拼討生活的委曲跡象,這種感覺跟隔天我第一次到了台中逢甲夜市幾乎完全相同。

整個逢甲夜市熱鬧非常,年輕人或是全家人出來擺攤賣吃喝玩樂或是開潮店賣衣服的更多,說實話,我覺得每個夜市都看不出什麼經濟不景氣,幾乎都是人山人海,每個攤販老闆頭家都是忙的滿身大汗,憋屎憋尿的招財進寶、幹勁十足,幾塊幾十塊的一點一滴賺,那種蓬勃的生氣,真的是坐辦公室的白領階級完全比不上的。

我不由得去想,從墾丁到逢甲夜市,這些擺攤的人都是什麼學歷或家世背景? 應該不是以前那種社會邊緣人才不得不擺攤的路線。看他們忙的很開心,其實都很辛苦。要是用我們一般白領上班族常計較在乎的上班環境、待遇福利、長期穩定等等的制式標準來看,路邊攤的人生應該是苦不堪言、朝不保夕吧?但真的是這樣嗎?

從小在夜市長大的我,加上後來為了做商用車廣告而常去跟生意頭家聊天,我可以這麼說,擺攤的人生絕對是辛苦的,風吹日曬、久站忙碌,生活節奏、生物時鐘不能像常人一樣正常過,客人是否上門要看天意,還要看自己夠不夠努力,在市集中有沒有特色競爭力。

以台灣夜市擺攤文化如此風行的高度競爭環境,可不像白領上班族還有季評估或是半年一年評估這麼寬鬆的生存條件,在夜市攤販的世界裡,一兩個禮拜就決定你是有搞頭,還是要認賠頂讓或轉型。如果我是公司行號老闆要面試員工,與其看學歷或待過啥公司,還不如看他是否擺過攤、開過店,更能確認他的判斷力、執行力、創造力跟耐力,甚至還能看出他是否有數字觀念。

這幾年常聽人家在聊人活著要開心、上班工作要開心。要怎樣才能開心呢? 錢少事多離家遠,一定不開心,要打卡、年假少、沒旅遊、環境差、老闆嚴、客戶刁,勢必很鬱卒,還有嗎?

我覺得,是我,一定做不來這些夜市擺攤頭家的工作,因為我真的還蠻養尊處優的,對數字也不夠敏感,對競爭壓力也不夠積極應對,重點是,我懷疑自己是否能像這些頭家那麼投入的去面對競爭的市場,那麼樂觀的去面對無常的人生,辛苦卻又快樂的去賺每個幾塊幾十塊的生意。我自認,整體來說,我還真比不上這些攤販頭家來得堅韌有生存競爭力。

回到台北,看到網路上李家同教授的一句話,「過度快樂的童年,會變成不快樂的成年」。意思是說,現在的父母太強調要讓小孩無憂無慮的快樂成長,捨不得管教打罵,卻又對孩子的未來寄予厚望,一堆補教升學的填鴨加在孩子身上,這種該緊不緊、該鬆不鬆的變態式愛的教育,讓我們的下一代,成了混亂扭曲、無所適從的白老鼠,將來沒有了父母的保護,他們能自己生存嗎?

其實,何只小孩如此,大人不也是? 想過好日子要拼命賺錢犧牲健康快樂幸福,卻又盲目相信現代心理學說的什麼要樂在工作中,又要拼、又想要快樂,就像李家同教授說的,這世上哪有那麼容易什麼事情都能用開心快樂當標準啊?

要問我,我真的覺得,人活著,本來就是辛苦的,重點是你知不知道自己想追求什麼樣的生活。搞清楚自己的目標才能忙的有意義,老是看人家賺錢快,嫌自己賺得慢又辛苦,或是看人家輕鬆,又怨自己過的勞碌,那才真的是個無頭蒼蠅。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