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5日中午,在經歷了沒日沒夜加班趕工的兩週之後,我們終於到台中完成了第三個比稿提案。前晚12點才睡,早上5點就起床,6點到公司、7點上高鐵,8點半到台中工業區,一直等到9點多開始提案之前,一個多月來的密集作業勞累,讓即將上台預計花50分鐘講完17支電視腳本、15張平面稿的我,處於心悸無力,卻極端興奮的狀態。因為我迫不及待要在我昏倒之前,將我的心血結晶展現給客戶。


提完案,步出客戶廠辦大樓,等著無線電計程車來之前,同事還在討論剛剛提案的過程跟客戶反應等細節,我ㄧ方面想著如果拿下這客戶,下一波要再給客戶什麼驚喜,一方面嘀咕著該死的小黃怎麼過了十分鐘還沒來?

終於來了兩輛計程車,將我們一行七人載走,我坐的是位女司機開的計程車,她一方面跟我們道歉因為車子被別人車子擋住耽誤時間所以來遲,一方面聽我們呆會還要趕時間搭高鐵北上,這會不知上哪吃飯,所以忙著用無線電跟另一個司機討論,然後就帶我們到一家川菜館放我們下來吃飯,並約好50分鐘後來接我們去高鐵站。

再度來接我們的時候,我依然坐上女司機的車,聽她用無線電跟公司的人對話,才發現她就是車行老闆娘,正忙著處裡一個司機用無線電聊天卻不去接客人的失責問題,最後我聽到她斬釘截鐵說了一句話『就這樣了!你今天罰500塊!』然後就收線了。接著她跟我們說,她車行裡有幾個老司機有時候工作不太認真,現在生意難做,犯錯不罰,根本無法管理。

我心想,如此果斷明快,我們這些台北的白領上班族管理者,真是自嘆不如。可惜同行的老闆沒跟我們同車聽到這一段對話,呵呵。

隔天,翻閱當期的,看到一則關於奇美電子的報導。向來主張「將員工聘用過來,就要照顧人家一輩子」的奇美創辦人許文龍,終於經不起景氣衰退的虧損,決定強化企業體質,淘汰考績吊車尾的員工了。

許文龍甚至在內部會議上舉了一個例子。他說,清潔游泳池的工人賣力的把泳池清得乾乾淨淨,一個月才兩萬元薪水。他認為:『真正的幸福是付出多少努力,獲得多少。而不是只是被公司照顧一輩子。奇美要先活下來,才能把這些人再請回來。』

記得日劇「料理新人王」劇中有段劇情,菜鳥因為緊張打破不少碗碟,經理問菜鳥:『你的薪水根本無法支付你打破的東西,你覺得是誰在養你?如果你以為是餐廳老闆在養妳,那就錯了!是所有有工作能力的其他同事在養你!』

呆過不少公司,當老闆或主管每次告訴我景氣不佳,公司業績不好,所以薪水或紅利不好的時候,我腦中總是會浮現許多每天來上班閑著沒事幹,卻照樣領乾薪悠哉度日的人,我想問老闆們,我在前線開疆闢土為公司賺錢,究竟有多少錢是拿來養這些人?而我跟我的團隊又能分到多少錢?

我說過我離職的公司,下場都不太好。這句話聽在許多前公司的同事耳中,想必相當刺耳,也有不少人直接跟我嗆聲『等著瞧囉!』我覺得很悲哀的是,這些每個來跟我抗議或是爭論這句話的人,都多少知道我的戰力,以他們的位階,甚至比我更清楚公司的問題,但他們只會跟我表達他們的不以為然,卻不敢去跟老闆反映改革的迫切,或從自身做起推動公司的良性進化。說到底,還是必須顧慮自己的飯碗,當個順臣吧!

『不過就是一份工作,何必太嚴格?』當別人這樣告訴我的時候,我真想讓他們來坐一趟台中鐵血老闆娘的計程車看看,想想自己的駝鳥心態,到底會耽誤多少個人及公司的未來生存機會。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