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盛開餐廳了。
不是音樂圈混不下去,想中年轉業,試圖開創事業的第二春。
而是在多年的音樂製作歷練之後,繼回歸音樂原點之ㄧ的手工吉他製作----
「李吉他」工作室,再度有感於音樂生態的劇烈變化,而催生出這個「生活家的院子」。
他說,『我想讓音樂人回到原來的樣子,給音樂人一個音樂的地方。』
當音樂不再只是單純的創作演出、被欣賞、被購買唱片實質肯定,而在電視節目、商品廣告代言、網路操作氾濫的複雜環境下變得商業、變得濫情做作,像我這樣的中年歌迷,確實更懷念當年那種要欣賞好音樂不容易,真心珍惜每一個好聲音的年代。


以前要出道難、要出唱片更難,要紅更是難上加難,不只是因為能曝光的管道少,更因為管道少,所以被篩選的更嚴格,被磨練得更完整,被歌迷聽眾挑剔的更徹底,不是好的聲音,不是好的歌曲,根本沒有太多音樂以外的操作戲法,能讓一個人成名大紅。

音樂人口中尊稱的「大哥」李宗盛,當年不僅為我們慧眼識英雄挑出了許多好聲音,更為這些擁有好聲音的歌者,量身訂做打造出最經典的無數名曲,Only for the singer!  Only for Chinese audience! 一首首短短四五分鐘的歌,用最簡單的旋律、最簡明的歌詞,卻道出多少人的情韻心聲,陪伴多少華人度過青春歲月。李宗盛名登『維基百科』確實實至名歸。每一首歌,是誰唱的,描述什麼樣的心情,打動誰的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聽似淺白,卻難以忘懷。

「是誰唱的,描述什麼樣的心情,打動誰的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聽似淺白,卻難以忘懷。」這樣的操作要求跟結果,跟廣告幾乎是完全相同的。曾經在最傳統經典的廣告理論跟廣告職業道德教科書中,不管身為業務或是創意人員,無論是經營者或是任何基層的廣告從業人員,我們被教育、被要求,要用我們的專業,為打造客戶的品牌、提昇客戶的業績銷售而工作、而努力。廣告人的成就跟榮耀,應當是來自為客戶創造了成功的品牌跟亮眼的業績,甚至是因為廣告的深入人心,而對社會趨勢、人心價值觀,產生向上向前推進的示範,做出了正面的貢獻。這些當年被視為理所當然的觀念跟倫理,現在看來可能變成廣告業經營者跟年輕菜鳥們眼中的八股教條、可笑價值觀。

最近常聽到一些廣告公司資深經營者感慨的說,我們服務這些客戶超過二三十年以上了,過去曾經共同創造出多少成功的廣告,讓國人津津樂道,也跟客戶建立了革命的情感,但客戶現在卻想拋棄我們另尋合作夥伴,實在讓他們感到心寒又不解。

確實,就是因為不解,才會心寒! 對於時代演變,廣告主客戶面臨大環境變化及競爭的壓力,廣告代理商要是不能比客戶更先知先覺洞燭機先,發現問題、找到機會,永遠走在客戶的前面,成為客戶相信而且依賴的專業顧問,甚至是行銷導師,反倒是死守著傳統的作業觀念、方法,自以為代理商一定比客戶更懂行銷廣告而故步自封,瞞騙敷衍廣告主,也沒有與時俱進的給予新進人員在專業及態度上正確的訓練灌輸,那麼,一個沒有自知之明的代理商,就註定要成為被淘汰的恐龍廣告公司,因為它完全無知於大環境氣候的變化,等到感覺寒意逼人,其實都為時已晚了! 滅亡的日子就在眼前!

台灣還有多少廣告代理商,真的還有身為專業代理商的自覺? 以客戶的利益為優先,在專業服務跟人員培訓上戰戰兢兢,而不是想著在報價單上灌水,在比搞搶生意的時候,無所不用其極,只求勝出?

李宗盛說:我想讓音樂人回到原來的樣子,給音樂人一個音樂的地方。音樂人原來的樣子,應該就是單純的創作跟演出。廣告人原來的樣子,應該就是用文字畫面視聽影音,為客戶量身打造品牌、創造業績。不是得獎,也不是用服務費高低,或是被罵被操的高EQ決定廣告公司的價值跟尊嚴。

李宗盛也許不再具有呼風喚雨的市場價值了! 但是他的典範永遠這麼明確,他所受的尊敬無可取代。廣告人的典範呢? 在最風雲的前幾大廣告公司裡沒看到,在廣告獎頒獎典禮上也沒找到,只看到營運業績神奇的加減乘除斤斤計較,只看到專為得獎做給評審看爽的莫名奇妙飛機稿。

李宗盛最後的堅持:「這是我的店,要聽我的規矩,手機關機、不准走動、不准拍照和攝影,我們準備了那麼久,我不要明天在YouTube上看到搖搖晃晃、音質糟糕的影片。」
說來諷刺,現在要聽歌,隨時可以上網抓或是在YouTube上看到影音畫質不佳的MVMP3,即使看音樂頻道上的MV,或是買CDDVD,也是在純音樂之外,加油添醋美化包裝了很多非音樂的添足畫蛇。

而廣告呢! 最精緻、最精心製作,為了要得獎的廣告,都是被抽掉許多廣告原本該承載的品牌、商品、功能訊息,只剩下創意人自己的創作私心,這樣的作品,很多時候根本已經不是廣告了,只是創意人的純藝術創作。可以感動誰呢? 也許可以感動一些創意品味人士或是學子吧! 但可能感動不了出錢製作廣告的客戶,或是原本應該要被打動而掏錢消費商品的真正消費者。

網路,讓音樂走出另外一種生存跟流行的方式,但卻讓傳統廣告業者越來越被逼進死胡同。以前的廣告人典範,幾乎早已蕩然無存,現在的廣告業,卻連屬於自己廣告圈的星光大道,或是YouTube在哪還不知道…………..

【摘自聯合新聞網】
這裡是北京時髦的「798藝術區」,安靜的巷道裡一個安靜的院子,門上不張揚的兩塊木招牌:「李宗盛手工吉他」、「生活家的院子」。
李宗盛的「李吉他」工作室去年遷走後,這裡改成餐廳,是這位華人圈音樂教父的「Acoustic House/亞庫司堤喀.浩司」他口中的「原音之家」,「我想讓音樂人回到原來的樣子,給音樂人一個音樂的地方。」
空間不大,頂多坐40人,小小的舞台、頂級的音響,挑逗、也挑戰著敢接招與觀眾面對面隔50公分「原音」演唱的真正音樂人。李宗盛帶點傲氣說:「這是我的店,不是任何其他一家店,是30年音樂人所開的店,我就是這個店的音樂總監。」
聽眾只容納40
要上這個小舞台,要先過老闆這一關,他說:「這是呈現李宗盛的品味。」餐廳已非正式開了快一年,前晚才請蔡健雅擔綱「音樂沙龍」第一棒,讓這位創作才女很感動:「這個市場愈來愈少人願意做這種傻事,大哥給了一個有生命力的環境,讓我們做有生命力的音樂,很爽。」
曾叱吒風雲,李宗盛在調適:「當你的時代過去,你要如何證明自己有價值?我做我能做的事。我們曾經影響很多人,現在只想影響少數人。」這個人,前30年,用質樸簡單的歌去說複雜難解的感情;後30年,用親手做的琴去實踐音樂人的尊嚴,而現在,他準備了一個只容得下40名觀眾的演奏廳。
一人收費1,5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6,000元),總計也就是6萬人民幣,扣除成本,即使歌手不收唱酬,這筆帳也很險。但李宗盛無所謂:「錢的投資不足一提,要讓音樂人覺得被尊重。」
歌手名單約10
來的,不一定要大腕,但一定是李宗盛佩服的人,現有的口袋名單人選約10人,「(周)華健說,他如果來唱,一定不唱『朋友』和『讓我歡喜讓我憂』,他要唱他想唱的歌。」李宗盛也歡迎北京玩音樂的學生來當「駐店音樂家」,發表創作。
身為餐廳老闆,他呵護著這個音樂搖籃,大大小小,若非他親自木工,也是他的設計;身為音樂總監,他緊盯著演唱的各個環節,還找了贊助廠商架設6部攝影機,為演出人記錄每一角度的演出。
萬事俱備,就等音樂了。李宗盛最後的堅持:「這是我的店,要聽我的規矩,手機關機、不准走動、不准拍照和攝影,我們準備了那麼久,我不要明天在YouTube上看到搖搖晃晃、音質糟糕的影片。」
因為,在眾聲喧嘩的時代,李宗盛要聽者的耳朵淨空,只聽最純粹的聲音,只聽「小李」在院子裡嚴選的音樂私房菜。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