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價,似乎已是無法避免的台灣全體經濟消費局勢。
油電水瓦斯,連帶的民生物資樣樣都漲,
從政府到民間,大家都在苦思如何因應。
今天看到新聞,連蚵仔煎、花枝羹、茶葉蛋、滷肉飯、白飯都要漲,
愛吃小吃的我,突然覺得好心痛,那種感覺比每個月汽車油錢多幾千塊更難受。
從小在全台灣最長的夜市~台南民族路夜市長大(二十年前已拆遷消失),擔仔麵、香菇肉羹、蚵仔煎、米糕、牛肉湯、土魠魚羹、虱目魚肚、蝦仁羹、棺材板、炒鱔魚、碗稞、菜粽、肉粽、鹹粥、海產粥、麻油雞麵線、蝦捲、黑白切、白糖糕、烤烏魚腱、香菇肉燥意麵、千草冰、雞蛋冰、臭豆腐、炒花枝、炒羊肉、炒豬肝、麻油腰子……。小時候,從台南西門路民族路圓環經過「石精臼 夜市」到「赤崁樓」、「武廟」,民族大戲院,以至中山路口,長達一公里半的民族路夜市,各式各樣賣吃的、賣日用品的兩側路邊攤店面商家多達上百家,我可以從頭到尾背出來,因為我是台南民族路夜市養大的孩子,那是我ㄧ輩子的驕傲。

父母親忙於作生意,從早餐到晚餐宵夜,那時候還是獨子的我,很多時候都是要自己一個人解決的。台南的小吃,便宜、種類多,而且一定要好吃! 因為不好吃,挑嘴的台南人很快就會讓你生意做不下去,門可羅雀。可是好吃的小吃,哪怕只是個小攤子,甚至是手推車、挑擔子賣的,都能靠著小吃攤生意養活一家人,甚至送小孩出國唸書。

小時候,常聽父親說,哪個賣香菇肉羹的攤子,整個家族二三十個人都靠它吃飯,還可以每個兄弟姐妹都有樓有車;哪個賣鱔魚麵的老闆細姨娶了兩個,財產太多搞不定三個太太;有時候看到一堆日本人扛著攝影機照相機蜂擁圍在廟口鹹粥攤子旁,長大才知道,那是NHK特地跑來台南採訪全台南最有名的「阿憨鹹粥」老店;又有哪個攤子是蔣經國的最愛…..。

那時候天天在台南夜市小吃攤上隨便吃,偶而還會嫌他們髒亂,或是那些我都要叫叔伯阿姨的老板們粗手粗腳又沒耐性。我也會賴皮的跟他們嚷嚷要加菜,他們不理我,然後在他們身旁鑽來鑽去的老闆孩子們就會偷偷弄給我好吃的,因為我是跟他們一起吃夜市長大的,這些夜市攤位的叔伯阿姨也看著我長大。

十八歲離開台南北上唸書至今,年紀越大,越懷念小時候吃過的各色台南小吃,那是我的根。
沒能充分感受父母親呵護關懷的孩子,小吃是我心中永遠忘不掉的母愛。

我不愛吃冷菜飯,曾被長輩唸說我挑嘴。我說,一個常常吃不到母親下廚煮飯的小孩,只能去吃路邊攤,如果這樣還要吃冷菜,未免太悲哀了。坐上路邊攤的凳子,熟也好、不熟也好,老闆匆忙的招呼你,『少年ㄟ,要吃啥? 你瘦比巴喔! 來來! 多吃ㄧ些,才會生肉! 』這是當年台南小吃攤除了美味之外,獨有的人情味。

逛夜市、吃小吃,是幸福的,不管你的生活、工作、婚姻、學業如何,來夜市看著各式各樣的小吃,看著人們吃得津津有味的表情,好吃的大叫的吵雜聲,摸著肚子大叫:『我吃不下了! 可是我還想吃ㄟ!』你的視覺、聽覺跟嗅覺、味覺,會讓你每個細胞都咕嚕咕嚕叫,恨不得自己有兩張嘴、兩個胃。燈火通明、人潮擁擠的夜市裡,即使下大雨、刮大風,也嗅不到半點悲傷痛苦的味道。

因為好吃,而且便宜的都只要幾塊幾十塊,所以在小吃的世界裡,你可以暫時拋開現實環境的壓力,小小的放縱自己一下。如果一碗擔仔麵還沒讓你忘記公司老闆的刻薄嘴臉,再加一盤炒鱔魚意麵,那股酸甜麻辣鹹的嗆味,八成就會把老闆的味道,從你的毛細孔給蒸發掉。小吃,是最美味廉價的百憂解!

日劇『午餐女王』裡面,女主角極力反對簡餐店老闆要把商業午餐從一千元日幣調漲成一千兩百元。她說,一千元是多數上班族,尤其是OL廉價的月薪所能承受的極限,再漲價就會讓上班族不敢來吃這麼美味的午餐。午餐,可是上班族活力跟心情的支柱,不能夠盡情吃午餐的話,實在太可憐了!

對於全世界夜市密度最高,總數多達兩百多個夜市的台灣來說,夜市,或小吃,已經不單是一種經濟行為或現象,那是台灣的象徵、台灣人的生活文化、台灣的感官體驗魅力所在。不管要不要賺觀光客的錢,台灣的人民如果因為小吃紛紛漲價,而不敢再去買小吃、逛夜市,那實在是台灣人莫大的損失跟悲哀。

由衷希望政府拿出辦法抑制物價,更希望撫慰人心跟腸胃的小吃老闆們,可以斟酌成本減量,但請務必不要犧牲你們的小吃品質,因為那是台灣真正的味道,讓我捨不得離鄉、移民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