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邀回學校學當創意競賽的評審,永遠是件讓人開心的事情!
其一,滿山遍野18至24歲的學妹,即使淡江下大雨,我心中依然艷陽高照。
其二,評審創意,感染年輕人的創意氣息之外,意外發現自己的創意還不算老化。
啥是創意? 妄想定義創意,就沒創意了吧? 只有三個評審,都能意見不合了說!
但是,我最怕裹著創意的真空包裝,裡頭還真的是真空。

對還在就學的年輕人來說,一般沒有特定營利目標或學術標準的創意比賽,應該是不用太期待用可行性或實際建設性來評估,多數教授或評審都覺得,應該open mind,鼓勵學生多丟一些夠crazy的idea。問題就出在CRAZY的定義,且讓我厚顏無恥的來定義CRAZY。

CRAZY,應該是與眾不同、前無來者,後沒有人敢模仿的,簡稱不一樣。但光是不一樣還不夠,很多時候還必須是FUNNY的。一個沉悶的奇怪idea並不叫創意。要有Impact,要能讓人家一聽一看就有想拍自己腦門大叫一聲『X!我怎麼沒想到有這招?怎麼沒想到可以這樣玩?』而且最屌的是,idea又簡單明瞭到,大家一看就能理解,甚至都能想像照著做會有怎樣奇妙的效果,而且還躍躍欲試呢!

有很多創意其實都隱藏在生活的千百樣元素中,只是少了創意的鏈結去排列組合。但是,很多人想創意卻老是兜圈子天馬行空扯一些無法執行或是關聯性、共鳴度太低的東西,試圖譁眾取寵。但是,沒建設性的idea,可以當煙火搏君一笑,卻經不起考驗。

看學生們的創意,就很明顯看得出來,有些人不會去挑一些太大、太嚴肅的議題來下手,因為越簡單越貼近自己的議題,不僅越容易發現被忽略的創意針尖,一針下去立刻見血,而且可能需要的預算所費不多,自己也容易融會貫通講演表達的生動活潑又精采,又不會關公耍大刀,在一堆前輩評審面前,硬談一些修身齊家治校的大道理。就算淺顯得天真浪漫幼稚可愛,卻常令我們這種老骨頭有種當年我們都未必想得出來的驚喜。反之,也有很多idea,題目定很大,內容卻虎頭蛇尾馬虎草率。或是從題目到內容一路KUSO到底,看完只有莫名奇妙,卻絲毫感覺不到其妙莫名。

說穿了,年輕人要讓老前輩折服的,未必是搞個大題目,反而可能是在小細節或小事件上,突破智識經驗的框限,展現在天才與白目邊緣遊走的極限巧思。

不過,可惜的是,現在有太多人誤解創意就是為所欲為跟瞎掰愛現,甚至打著創意的旗幟搞破壞,推翻傳統、顛覆規則,只是為了推翻跟顛覆,沒搞清楚問題在哪?當然也看不清自己能發揮的機會跟空間又在哪? 結果,所謂的創意理想,常在空想跟構想中間擺盪,以為出奇就能致勝,卻往往只是讓人傻眼罷了。

爆多氾濫的部落格、網路影音世界,是年輕人爭相表現的星光大道,為求表現、為衝人氣,可以刻意製造任何虛擬不實、不雅、不道德的圖文內容,只求驚世駭俗搏注目。說嚴肅點是價值觀錯亂,但是真要從技術面解釋,恐怕這些年輕人都扭曲也低估了創意的價值跟標準了。

在商業社會裡面,任何的創意形式或是市集,如果沒有清楚的價值邏輯跟可行性,講好聽可能變成藝術,見仁見智,但實際上可能只是一個個七彩的泡沫,轉眼消逝,而且多不勝數。

如果說過去台灣的聯考制度敎不出有創意的下一代,少了表達跟創新的爆發力。那麼現在創意至上、愛的教育橫著走的環境,可能就養出一堆頭戴著創意牛皮紙袋,看不清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也不了他們想什麼的未來主人翁了。因為他們很可能一直要到出了社會好一陣子,才知道要扛責任、定目標、評估效果,才了解到大人的世界裡,在重重關卡限制下還能擠出有價值的好創意,才叫真功夫、真價值。

就跟成人世界的民主遊戲一樣,沒有法治的民主,只是一場失控的鬧劇。失控的創意,也許都只是一些鬼主意、冷笑話、腦筋急轉彎。當開場笑話可以,畢了業,老闆跟客戶可不是用笑話就能搞定的。

現在學校能敎的事情,越來越多能被網路跟其他資訊管道取代,除了道德教育跟人格教育之外。當國家教育機構不斷的給預算、下指令,要各級學校提倡推廣創意教學、教學創意的同時,也許更應該審慎思考創意的本質,以及創意的目標性跟實用性,否則,創意很可能會從搶搶滾的顯學,變成亂糟糟的險學。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