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後的台灣。
誓言創造第一輛華人汽車的嚴凱泰。
日劇華麗一族。
台灣還有機會成為華麗一族嗎?
連日肺氣腫咳到無法聚焦的我,在吞下支氣管擴張劑,忍住咳嗽,腦袋好不容易清醒之後,不自覺的想起了一個讓自己無法放空養病的題目。

 
自從上次看過華麗一族電視首播之後,過了很久,才又應家人要求買了DVD,其實我根本不需要再重看一次。就像之前看華麗一族原作者山崎豐子的另一部鉅作白色巨塔一樣,看完的感想跟領悟已經太深刻了,劇情的細節、演員的演技較量、製作與考究的嚴謹,對我來說,根本不需要細究或留戀。就像張三豐太極拳法的拳譜所說,在意,不在形。一部好的小說或戲劇,重點不在細節,而是在於讓觀眾讀者看完之後,得到啟發。
 
華麗一族播映已經年餘,看遍各種討論,聽了不少朋友同事的觀後感,大家的意見多半都在討論劇情細節、演員演技之類的。但是,我看到的是,作者可能想傳達的理念,以及六零年代日本年青壯年的熱情執著。
 
金融鬥爭跟大家庭的勢力角逐惡鬥,其實都只是表面的道具,二次大戰後,慢慢從衰敗中努力想要爬起來的當代日本社會,才是影響所有劇中人的大環境主角。
 
北大路欣也飾演的野心勃勃銀行家萬俵大介,以及努力想讓阪神特殊製鋼打出國際知名度的常董,由木村拓哉飾演的兒子萬俵鐵平,其實都是在日本戰後十幾二十年間,迫切想成功的企業家,只不過,萬俵大介想的是家族以及個人的事業版圖擴充,萬俵鐵平卻是想讓日本鋼鐵站上國際舞台。
 
二次戰後的日本,好不容易從敗戰的陰影中逐漸復甦,每個產業都急起直追要跟上先進大國的水準,劇中擔任阪神特殊製鋼常董的萬俵鐵平(木村所飾),承繼祖父的志向,留美學習特殊製鋼的技術,回國後努力的研發新技術的鋼材,想為日本製鋼技術創造世界性的里程口碑,他的企圖,其實不是一個富豪家族第三代的想法,而是身為一個鋼鐵人、日本人的使命感。
 
當中還有一個大家都忽略的人物,講出了一句最讓人動容的理念,一直支持萬俵鐵平的大同銀行總裁"三雲祥一"曾經這麼說,"銀行家的使命,就是在背後支持優秀的日本企業成功!"
 
去問問所有的銀行家,哪一個人心中想的不是OPM(Other People's Money)?誰不想併吞其他銀行?誰不想從客戶端拿到更多的存款?挖到更多的利息?
 
事實上,錢,本來就是空的,錢不能吃、不能穿、不能讓人幸福、快樂,除非錢被拿來做有意義的事情,拿來買有用的東西給需要的人。個人也好、企業體也好,甚至是國家,跟銀行舉債貸款,都是為了達成某種目的。
 
身為銀行家,他當然大可只管把錢借出去然後收利息就好,錢被借走是去買槍炮殺人,或是買麵包養人,他需要在乎嗎?他可以在乎! 他可以用優厚的條件貸款給一個努力的企業主,給一個為國家經濟、民族榮譽感而打拼的企業,如果他是個有良知跟使命感的銀行家,而非財閥!
 
描寫四十年前舊時代環境,而且是舊作三度翻拍,電視演出又被迫濃縮,必須刪掉許多精彩細膩細節,
華麗一族劇情演出沉重複雜又沉悶,卻還能在年輕人普遍已經不看需要花腦筋思考的日劇的當下,再創收視高潮,靠的恐怕不只是木村拓哉。至少我看到了,六零年代日本人的一些熱情跟執著,或許也感動了一些現代的日本觀眾吧。
 
嚴凱泰,身為台灣裕隆汽車、中華汽車兩家車廠的掌舵者,他的一生到目前為止,充滿了讓人好奇的傳奇色彩。從小被送出國唸書,二十幾歲就受命回國接掌裕隆,在台灣汽車業沒啥起色的年代,裕隆汽車更被視為廉價"銅罐車"的代表,他先推出革命性的New Sentra,從商品到廣告手法完全突破之前的台灣經驗,再推出台灣車壇上最具代表性的Cefiro,一舉將裕隆汽車推向顛峰,也一掃他當年紀輕輕就回國接棒,被諷為敗家子的譏評!
 
說到嚴凱泰與敗家子的話題,個人當年負責中華汽車廣告時,曾發生過一件小插曲。約六年前,中華汽車推出新的1,200CC商用車VERYCA,要取代舊款的威利。我想了一個腳本,用百年老店的少東家,為了改革創新延續老店命脈,而有一些先期的破壞、調整,結果被家裡的老員工及街坊鄰居指為敗家子,改革完成之後證明,少東家是有眼光的,讓老店走出新生命,讓更多人認識、接受。
 
問題是,我的腳本命名,就叫"敗家子篇",中華汽車的各級主管紛紛表示不妥,有幾位主管私下跟我打PASS,說敗家子三個字,是中華裕隆體系內的大忌,決不能提起。反正只是個篇名,觀眾在電視上也不會看到,我就從善如流,改成"少東中興"篇,最後,拍出來的廣告片,就是當年商請鹿港玉珍齋代言的中華三菱商用車廣告!
 
其實,嚴董,從NEW SENTRA、CEFIRO、TEANA,甚至到大陸跟陸資合作成立風神汽車,一再顯示裕隆嚴家在兩岸汽車業界少見的魄力與眼光,嚴董的努力與成就無人不知,現在又有誰敢說他是敗家子呢?
 
但是,最近嚴董開始又有大刀闊斧的舉動了,他耗資上百億與宏達電合作,準備打造華人第一部自有品牌汽車! 對汽車產業稍有概念的人都知道,汽車製造動輒是上百億美金的投資,銷售體系作業,不僅花錢,更需要在已經飽和的全球汽車市場卡位,車界人士普遍認為嚴凱泰成功的機率不到兩成!
 
有兩成嗎? 我以為連兩成的推估都太樂觀了!但是嚴凱泰明明已有百億身家,為何不乖乖養老,沒事就去他的私人車庫,把玩他那幾十部世界級的一流名車收藏,豈不快意? 或是欣賞他那幾十支的經典名錶,多令人嚮往!
 
拿上百億出來投入難有勝算的自營汽車品牌事業,難道不怕又成了敗家的敗筆?嚴凱泰投資大陸風神汽車的高獲利,讓NISSAN總公司眼紅,結果逼退裕隆,直接跟大陸合作。這就是台灣產業的典型處境之ㄧ,去大陸設廠,都是為了降低生產成本,提高市場競爭力,在世界商戰中保住一席之地。但是,光是代工、代理、合資,都不足以保住生存契機。就像台灣的電腦產業,紛紛從早期的代工廠,逐步走向自有品牌的路線,因為這才是生存的唯一選擇! 代工,遲早會被其他人取代。去大陸、越南或其他國家地區設廠,都只是生存的手段,但長期來說,唯有打出自己的品牌,才有發聲的空間、發達的機會。
 
台灣歷經近十年的世界景氣衰敗,走過民進黨荒腔走板的敗祖產執政八年,比起戰敗後的日本,雖然狀況不同,但是前途的艱險困難確無二異。
 
試問,台灣能有幾個為了大局付出生命在所不惜的萬俵鐵平?又有幾個甘冒敗家子之名,拿畢生成就榮辱當賭注孤注一擲的嚴凱泰?
 
台灣的華麗,是過去曾經的歷史,還是仍有無限可能的未來?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