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沒啊?"
"東西都帶齊了沒?護照別忘記啊!"
老爸爸在飯廳準備一早就出門買回來熱騰騰的饅頭加蛋、豆漿,
一邊對著裡頭房間吆喝著"弄好了!就先出來吃早餐啊!有你愛吃的饅頭加蛋啊! "
聽到父親吆喝,趕忙從裡頭走出來的,
是個三十左右的年輕男人,老爸爸的獨子海鳴,

海鳴看見桌上的早餐,眉開眼笑的說"哇!好久沒吃巷子口張媽媽的手工饅頭加蛋ㄟ!"
"是啊! 從你上台北念書工作到現在十二年了,都難得回來幾次,來來,嚐嚐看,味道有沒有變!"
 
海鳴嘴上大口吃著早餐,心裡一酸,想想,這十二年來,他大概回來不到七八次吧!
 
海鳴是爸媽的獨子,一家人住在台南,爸媽之前一直都是開店賣機車的,
早年生意好的時候,家裡常常都是全年無休,
爸媽跟一堆工人忙得不亦樂乎,
對於唯一的兒子海鳴,老爸爸的觀念,大人忙著賺錢養家,小孩就要自己乖乖唸書,
除了海鳴的媽,偶而會關心兒子,老爸爸常常忙的一個月見不到兒子幾次,
連兒子念幾年級都搞不清楚,當然也不可能瞭解獨子對他的不滿。
 
海鳴大學念的是台北的大學,學的是電子工程,
其實當年海鳴一心一意只想離開家,越遠越好,科系他反而不是太在意。
父親對於大學聯考選填志願根本不清楚,當海鳴告訴父母親,他考上台北的大學要北上唸書,
父親當下就質疑,要唸電子工程,南部沒學校念嗎? 成大也很有名啊!
海鳴的成績向來不差,要上成大其實不是問題,
其實說穿了,海鳴所有填的南部學校,不是太高分上不了的,就是太低分的後段學校,
他就是想離家!
 
僵持了幾個禮拜,父親讓步了,
母親說,兒子第一次離家北上一個人住,
要父親把店裡生意交給經理負責,開車帶一家人北上看看兒子未來要住的宿舍跟學校。
其實,海鳴一想到要跟父親同車四五個小時,說不定還要一路被念,
心裡根本就是老大不願意。
沒想到,父親竟然真的拒絕了母親的要求,
反而是請店裡的經理開車送母親跟海鳴北上。
海鳴心裡其實很矛盾!
他不想見到父親,連在家裡的十幾坪的大客廳,
父親一走進來,海鳴立刻起身走出去,
兩人根本沒話說。
但是父親斷然拒絕送他北上,絲毫不關心他的獨子接下來一個人要面對的新環境跟挑戰,
向來不得不獨立的海鳴,這時候更下定決心,
再也不想讓父親為他操心什麼。
"一個人,我也可以過得很好的!"
北上的路程,他一直在心裡思考著,
跨出台南老家以後,十八歲的這個秋末,
唸書、工作、娶妻、生子,他要過他自己一個人的日子!
決不再向任何人低頭求援!
 
其實,從小看著父母親辛苦賺錢養家,還要幫生意失敗的爺爺償還大筆債務,
海鳴一直都比同齡的孩子懂事自制,
品學兼優人緣好,各種才藝競賽也都是樣樣傑出,
學校師長同學、或是家裡父母親戚左右鄰居,沒有人能理解,
看盡父母辛勞,自己又沒人可以吐露少年心事的海鳴,
心裡其實潛藏著沒人知道的叛逆跟悲憤。
雙手拳頭上的一道道傷疤,都是在無人的校園中搥打牆壁、樹幹留下的印記,
身為前段班的資優生,卻有一群抽菸喝酒打架鬧事的哥兒們,
沒有任何人知道海鳴其實也有很江湖的一面。
 
孤零零的長大,海鳴其實也知道怨不得忙碌的父母,
但是,任人欺負只為維持人和的父母親,事實上,反而讓海鳴對人性徹底失望,
所以,他竭力要跟父親截然不同,脫離父親的掌控影響。
 
他如願了!
離家三百公里遠,真的離開了,卻不知道心裏為何會不爽父親不送他這一程。
 
大學四年,畢業、當兵、工作八年了,
海鳴依然功課優異、在校都是師長眼中的好學生,也是同學當中的意見領袖,
出社會工作也是備受長官器重,順利的在大公司步步高升。
也許是意志力吧!
十二年來,原本身體瘦弱的海鳴,幾乎沒生過啥病,即使偶而重感冒,也都撐過去了。
甚至有次發生車禍,他也沒跟家裡說。
學校要有啥特別的活動或是買課堂需要的書或工具,
海鳴從來不跟家裡要錢。
 
因為不想見到父親,海鳴倔強的連老家也很少回去,
除了過年,有時碰上公司外派國外受訓開會,他連過年都沒回去。
母親總是會唸他,但是他寧可跟母親電話中多聊聊,就是不想回去。
 
就在一年前,母親走了,很突然的,沒有折磨的長期病痛,在睡夢中安詳的走了!
母親,丟下了這對十來年沒啥話說的父子,來不及要他們上演大和解,走了!
 
辦完母親事情那天下午,海鳴跟父親送走所有親友鄰居之後,
兩個人站在靈堂外,大半天沒講啥話,
父親突然拿出菸,自己點了一根,也遞了一根給海鳴,
海鳴傻了一下,也自然的抽了起來,
父子都忘了,老爸一直都不准兒子抽菸的。
 
他們還是沒說什麼話,回家後,隔天海鳴又北上上班了。
父親在前兩年也把車行收了,退休在家。
 
就這樣一年過去,海鳴還是沒啥回家,頂多三四個月打通電話回去"寒喧"一下,
但是,海鳴偶而會打電話問當年家裡的一些員工,拐彎抹角打探消息。
直到上個月,公司跟海鳴說要調派他到美國待上三年,
希望他再回來的時候,帶回來最新的技術,並且準備培訓為公司的核心幹部。
 
一直奮發向上的海鳴,對他來說,這是再好不過的機會,反正沒女朋友,
要去就去啊! 未來前景正看好呢! 還猶豫什麼呢?
他竟然跟高層說,讓他考慮一下!?
 
海鳴,請了一天假,回到台南老家。
 
第一次,在母親過世之後,
他單獨面對老爸,
一進家門,發現父親不在家,
他突然急了起來,正準備衝出門,
剛好碰上老爸開門進來,
兩人差點發生這十幾年來最近距離的正面接觸。
 
老爸問說,你怎麼啦? 回來幹什麼? 發生啥事?
這幾句話,聽起來,實在不太中聽,
沒打緊的,海鳴早就習慣了。
 
海鳴失神了一會,淡淡的說,
"我要出國了!"
"喔!"父親說,"出國玩就去啊! 幹嘛跟我說?"
"不是啦! 是公司要調派我到美國,去三年!"
"喔! 你的表現很好吧! 所以公司才會派你出國是吧?"
"嗯!"海鳴無精打采的點頭。
"但是........,我還在考慮,要不要答應。"
"你傻了啊?"父親衝口而出!
"這是你的大好機會,還考慮什麼?"
"可是,你就一個人留在台灣,要是有個什麼,我怎麼跟媽交代?"
"能有什麼? 六十幾年就這麼熬過來了,再苦的日子都撐過了,
你都長這麼大了,從小到大什麼事都不用我操心,
我跟你媽的心願都了了大半了,還有啥好掛心的?"
"趕快去美國好好做,回來升官發財,再給我娶個好媳婦,生幾個孫子給我抱就是了!"
 
父親一連串的話,已經是這十幾年來跟海鳴講最多、最直接的一段話。
老父親氣喘吁吁的看著海鳴,話說完了還張了大嘴巴,彷彿把這十幾年的心裡話全講出來了!
 
海鳴聽完父親的話,激動的講不出話來,只是僵硬的點點頭,
然後轉身就走向廁所,老半天沒出來。
 
就要出國了,這次海鳴提前跟公司請了五天長假,回台南陪爸爸住了幾天,
直到要出發去桃園機場的這個早上,
吃完早餐後,東西打點好了,
海鳴跟父親說,"爸! 我要去撘車了! 你多保重!"
話還沒講完,父親就打斷他的話說,
"車子我昨天洗乾淨了,今天我送你去機場!走!"
 
海鳴本想說,不要麻煩了,回來又要老爸自己一個人開長途,既累又危險,
但是,他說不出口!
他知道,這是父親十幾年來的心願,也是自己十幾年來的遺憾。
 
坐上父親的老車子,看著父親發動引擎,緩緩將車子駛出家裡車庫,
一路從市區,開上高速公路,
父子倆還是沒啥話說,
海鳴在心裡想著小時候,坐著父親的車子跟母親一起北上出差收帳,
沿路數著每個收費站、交流道,數著曾經跟父親的點點滴滴,
偶而轉頭偷偷看著專心開車的父親,
海鳴偷偷的擦去眼角的淚水。
 
 
創作者介紹

凱書

kaiz5510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